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理论研究

对票据被除权判决后的权利救济问题的探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26日

     除权判决效力与票据合法持有人的票据权利的关系,实则是法律选择优先保护何种权利的问题。从公平的角度考量,公示催告程序作为特别程序具有局限性,除权判决作为公示催告程序的一部分,以此作出的除权判决不具有既判力。票据权利在除权判决前被善意取得,此后即使除权判决作出,也只是使失票人恢复到原持有票据同一地位而已,即作为票据流通中的一个环节,并不是恢复其票据上的实质权利。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一是按照公示催告程序审理的案件,当事人不得申请再审; 二是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利害关系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可按票据纠纷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正当持票人如因正理由未能申报权利,可另行起诉要求撤销除权判决以恢复票据权利。
    票据的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票据具有无因性,票据一经签发并进入流通领域,就与其原因关系相分离。持票人可不问前手当事人之间设立票据的原因如何、有无契约纠纷或其他瑕疵,持票人得以背书的连续性证明其票据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依照票据法第二十七条和第三十条的规定,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因法律有上述空白背书的规定,在票据的流转过程中,失票人及其前手均可能是空白背书转让票据,均未在票据上记载自己的名称,这样,一旦票据丢失,即使法院按照公示催告申请作出了除权判决,但因正当持票人即票据上记载的最后合法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性来证明其票据权利时,失票人就会陷入不利境地,即使其所述丢失事实属实,也只意味着其可能曾经持有该票据。至于其损失,系因怠于保护自身财产权利所致,相关的救济途径应自行查找捡到其票据非法获得利益的当事人另行提起诉讼。
    除权判决作出后,付款人向除权判决申请人付款前,正当持票人请求撤销除权判决具有实际意义。此时,正当持票人可提起票据权利确认之诉,即提起该诉的前提是除权判决申请人尚未依据除权判决行使票据权利。如果除权判决作出后,除权判决申请人已行使票据权利,即使除权判决被撤销,正当持票人也不能凭票据向付款人申请付款,因为付款人在付款时是依据合法的除权判决作出的,并无过错。正当持票人只能向除权判决申请人主张权利,提起侵权或不当得利之诉。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迎宾路以南民安路以东 电话:0546-6441476